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玉山彩

家族诈骗团伙“盯上”彩民:名为博彩 实则诈骗

发布于 2018-07-26 10:35:44   浏览 次  
 

   家族诈骗团伙“盯上”彩民

  租借虚假网站,诱惑彩民进入彩票投资平台,通过提供虚假盈利截图等手段,骗取1300余名被害人资金1300多万元
 
  鑫盛国际,又称鑫盛游戏娱乐平台,创办于2011年3月,2013年升级为网页加客户端运营模式,业务涉及网络、游戏、娱乐等众多行业。凭借技术实力和良好的口碑,鑫盛国际开发的游戏得到广大玩家的喜爱和支持。
 
  然而,一个15人的家族式诈骗团伙却将“黑手”伸向这里。他们建立QQ群,通过租借使用虚假网站、诱惑彩民进入鑫盛国际彩票投资平台、故意向客户提供虚假截图信息等手段,骗取彩民的博彩资金。2018年2月19日,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曾纪林等15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。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,日前,该诈骗团伙主犯曾纪林、苏翁立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其他13名同案被告人正在审理中。
 
  名为博彩,实则诈骗
 
  曾纪林,福建省永州县人,初中毕业后到厦门打拼。2014年,曾纪林开始在网上玩境外操盘的“时时彩”赌博,没过三个月就输掉十几万元。他发现,不管自己如何投注,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,“这根本不是运气的问题,输赢都是由后台操控的。既然这样,我也可以当后台挣大钱啊。”认定这是一个投资少、挣钱快的“商机”,曾纪林萌生了在合法交易平台申请网站,然后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以网上博彩为名捞钱的想法。
 
  说干就干,曾纪林找妻子的堂弟苏翁立一起谋划。2015年初,曾纪林在网上联系到鑫盛国际彩票投资平台的管理员,以每年2.1万元的价格租了一个网站平台。随后,苏翁立违规对该网站进行了修改,又在厦门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租了一套房子,叫来表弟刘银迁、表妹张婷、表妹夫庄瑞勇等人打下手,一个家族式诈骗团伙初步形成。
 
  曾纪林等一众亲戚坐下来商量,决定合理安排分工,有钱大家一起赚。曾纪林负责租房、购买电脑等办公设备,张婷负责公司员工的培训、工资发放和人员管理,刘银迁和苏翁立负责公司财务及平台操作。另外,刘银迁和张婷还负责与客户沟通及客户资料的管理。
 
  分工明确后,曾纪林、苏翁立、张婷等人立刻忙碌起来。刘银迁在网上买了多个QQ号,分发给各个成员,建立起公司的QQ群。他还在网上发布宣传广告,留下自己的QQ号和公司QQ群号,吸引客户加入。当群里人数达到一定规模时,就由张婷接手,给客户发布网站链接,让客户在他们的网站上购买“时时彩”。客户进入苏翁立控制下的网站平台,按要求注册自己的账户后,就可以往里面充值,参与“时时彩”赌博。
 
  客户充值后,其投入的资金立即就被苏翁立等人在后台转走了。账户上显示出的相应数额,只是后台操作者用键盘敲进去的。表面上客户可以下注买彩票,实际却是“玩虚”的。为吸引客户持续下注投资,平台操作者偶尔会返一部分钱给客户,提示其赚钱了。一旦发现某个客户资金紧张或者怀疑有假,不再继续投入,平台操作者就会让其账户归零,意思是“下注的钱全部输光”,然后将其拉黑。
 
  步步为营,诱人深入
 
  2014年5月12日,家住南阳市郊的谢婉婷在网上看到一个小广告,说如果想做兼职赚钱,可以加入一个QQ群。当时谢婉婷工作比较清闲,想着可以试试,就加入了进去。该群自称是兼职找工作官方交流群,有个客服经常在群里发一些投资平台的推广信息。“你好,我们这里是重庆时时彩,计划每天赚到几十到几百元,您有兴趣吗?”这样的信息附上彩票购买计划,每十分钟就会出现一次。
 
  一开始,谢婉婷出于好奇,用自己的支付宝往该投资平台提供的支付宝账户上充值,每次或者十元或者几十元地投,发现不少时候会有些盈利。接下来,群里一些人纷纷晒出自己盈利了多少钱。看到他们一天就赚了几万元、几十万元,谢婉婷有些心动,也有些不甘:同样是人,他们运气好,自己应该也不赖吧。于是,她和那些自称赚了大钱的群友交流心得体会,被好一通怂恿,“有钱就是王道”“心动不如手动”“晚了真得后悔一辈子”。案发后,谢婉婷才醒悟到,这些人其实都是“托儿”。但在当时,她毫无察觉,反而被刺激得头脑发热,立即加大投资力度,一下投入了4万多元。
 
  谢婉婷误入的所谓兼职交流群,实际上是个赌博网站拉客群。曾纪林等人建立的诈骗网站,也安排了专人在里面,假托客服之名“捕猎”。2015年10月,他们发现谢婉婷在群里十分活跃,多次提及自己的投资情况,便制定相应策略,开始编织一张巨大的诱惑之网。
 
  “客服”将谢婉婷拉入另外一个“时时彩”投资QQ群,建议她到一个特定网站上购买彩票。谢婉婷投资了6万多元。很快,她发现“赢钱”了,想要提现。“客服”说账户资料填写有误,不能提取现金。谢婉婷反复核对账户信息,没发现有什么问题。“客服”不失时机地诱导说:“账户上已经看到你盈利了,放心吧,这些钱都是你的。趁现在手气好,你可以再投几次。多投入一些金额,你会赚得更多。”经受不住“客服”反复劝说,谢婉婷将自己银行卡上的钱全部投注进去。但这次,她“赔钱”了,前后投入的45万元只剩下不到3万元。
 
  仔细揣摩谢婉婷的心理,“客服”认定她是一个可以继续“经营”的人。“千万别灰心,我相信凭你的手气和努力,如果再投入同样的金额,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的,加油啊!”“客服”这番“体己话”,又激起谢婉婷的投注热情,她也渴望能把自己赌输的钱再赚回来。从朋友那里借了42万元,她又一次性投注到赌博网站上。
 
  这一次投注的结果,让谢婉婷欣喜若狂,账户显示她的余额达到110.2万元。她兴冲冲地联系“客服”,要求提现。“客服”以异地登录有风险控制、大额提现不支持等理由不让她提款。交涉了几个回合,“客服”发来一条信息:“只要往公司账户充入2万元,晚上12点后就可以提现了。”谢婉婷立即用信用卡向指定账户打款。
 
  第二天,提现还是无法进行,谢婉婷想联系“客服”,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,这才惊觉上当受骗,立即报警。
 
  1300余名被害人,被骗1300多万
 
  谢婉婷报案后,南阳市公安局新区分局陆续接到类似报案。警方分析认为,该案涉案人员以网络博彩为名诈骗钱财,被害人数量较多、分布范围广,取证难度大,决定先对犯罪嫌疑人开展网上通缉,并将案情向宛城区检察院进行通报。
 
  宛城区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侦查。检察官配合公安侦查人员,利用信息技术手段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曾纪林。在强大的政策压力之下,曾纪林从福建泉州赶回南阳,向警方投案自首,并积极配合侦查,供述出其他同案人员。很快,刘银迁、张婷等5人相继被抓捕归案。
 
  “你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吗?”提审曾纪林时,办案检察官问。
 
  “知道。”曾纪林回答。
 
  “那为什么还要以身试法?”
 
  “我看别人这样搞赚了大钱,可以随意挥霍,心里也长了草,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 
  犯罪嫌疑人刘银迁供述说:“只要玩家把钱打到我们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或支付宝账户上,钱就在我们这里了。我们在后台操控平台上的交易账户,只不过往上敲一个虚拟数字而已。但玩家不会想到这个,他们以为自己在用账户里的钱进行投注。表面上看投注结果有输也有赢,但实际上一切输赢都在我们操控下。”
 
  犯罪嫌疑人张婷也交代:“公司为了吸引玩家投钱下重注,有时候也会让玩家中奖,就是往玩家账户上多敲几个数。但他们会以为自己买的彩票中奖了,特别兴奋,赢了还想赢。我们会利用这种心理引诱他们加大投资额。等套入的资金达到几万元或者更多,是时候全部吃掉了,我们就在后台把该玩家的账户金额清零,造成投资失败输钱的假象。”
 
  该案中,仅被害人谢婉婷一人就被诈骗了89.6万元,另有12人被骗3万元以上。在不同QQ群中参与小额博彩被骗的有1300余人,涉案总金额1300余万元。
 
 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,此类网络诈骗案件很有欺骗性,被害人对犯罪分子精心策划提供的信息鉴别能力较弱,加上自己存有一夜暴富的侥幸心理,很容易上当。“大家在网上看到‘第三方平台’发布的博彩盈利信息时,一定要经受住诱惑,不要相信博彩盈利靠运气等虚假承诺,不要参与线下及网上赌博等高风险活动。”
 
  同时,办案检察官还建议金融及网络管理部门加强对“第三方平台”的监管,给网络投资者一个安全、洁净的投资环境。“下一步,我们会协同公安机关加大对网络诈骗等犯罪行为的预防、分析、研判及打击力度,定期通过两微一端和官方网站通报各类电信诈骗案件信息,提醒公众注意,为维护网络金融市场有序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。”
 
相关资讯
Copyright © 2002-2011 太阳城娱乐城 版权所有